吉安市| 泰和| 华容| 托克托| 莒南| 云集镇| 铜陵市| 沙坪坝| 苍梧| 当雄| 平武| 望奎| 延吉| 于都| 定日| 松溪| 金州| 长宁| 滁州| 安康| 彭水| 酒泉| 五原| 科尔沁右翼中旗| 三河| 湖口| 信宜| 济宁| 石景山| 南海| 盂县| 法库| 金乡| 壤塘| 新源| 尉犁| 阿克塞| 梅州| 畹町| 五莲| 松阳| 开封县| 平陆| 醴陵| 大荔| 友好| 胶南| 武宣| 富锦| 宁蒗| 新荣| 邗江| 锡林浩特| 泸西| 远安| 白朗| 宕昌| 丹东| 北京| 洞头| 白城| 昌宁| 洋县| 彰化| 永仁| 莫力达瓦| 土默特左旗| 大洼| 涿鹿| 田阳| 宁县| 理县| 东阿| 瑞昌| 德兴| 息烽| 塘沽| 和静| 龙井| 吴江| 长阳| 高碑店| 泗洪| 会泽| 合阳| 南丰| 芒康| 田东| 印台| 延吉| 周口| 阳朔| 南平| 进贤| 龙海| 界首| 义县| 岢岚| 五华| 富拉尔基| 樟树| 梅河口| 合山| 南平| 夷陵| 墨脱| 云集镇| 辉县| 昆山| 临澧| 屯留| 武穴| 天峻| 武当山| 扬州| 防城港| 南岳| 连南| 嘉荫| 浑源| 茶陵| 阳高| 浦口| 鹤壁| 高唐| 台湾| 广州| 咸阳| 霍山| 肇庆| 古冶| 萧县| 高雄市| 滕州| 长白山| 绥德| 围场| 阿坝| 德清| 辉南| 番禺| 汕尾| 旺苍| 安泽| 张湾镇| 长子| 沙县| 伊吾| 汕头| 精河| 巴里坤| 铜山| 金平| 资兴| 宜州| 泰来| 岷县| 易县| 和林格尔| 元江| 耒阳| 务川| 正阳| 安乡| 崇礼| 鄂托克旗| 罗源| 汤阴| 文安| 察隅| 安达| 新野| 宁国| 华山| 榆中| 任县| 洛宁| 东平| 武安| 南靖| 涪陵| 全椒| 赣州| 蓬溪| 霍山| 五指山| 黄梅| 邵阳县| 额济纳旗| 蓬莱| 长泰| 集贤| 九龙坡| 武汉| 襄垣| 寒亭| 鸡泽| 景宁| 南充| 铜鼓| 襄阳| 新巴尔虎左旗| 高青| 东沙岛| 苍梧| 同德| 无棣| 黟县| 南昌市| 淮阳| 永吉| 林西| 恭城| 桑植| 长阳| 凌海| 肃宁| 镇康| 故城| 桦南| 林州| 纳雍| 乌拉特前旗| 洪洞| 宁蒗| 台前| 武清| 武邑| 绥中| 宁海| 类乌齐| 凌云| 德安| 郯城| 莱西| 左云| 平南| 定南| 平果| 东方| 民勤| 周口| 景泰| 浦口| 古交| 蓝山| 石嘴山| 昌图| 奉新| 河曲| 邵阳县| 新竹市| 郸城| 淳安| 建阳| 嘉禾| 梨树| 利津| 户县| 鹤壁| 镇康| 内丘| 乐清| 喀什|
首页印务专访》正文
铅字印刷铸字师 3年耗掉30吨铅块
2018-04-26 09:15:44  来源: 青岛新闻网

文字有多重?在李宗光的世界里,一个一厘米见方的文字它的重量是16.67克,60个字是一公斤,李师傅之所以能说得这么精确,是因为他这半辈子都在跟铅字打交道。

今年64岁的李宗光是一名铸字师,18岁的时候在印刷厂里学的这门手艺,随着激光照排的兴起,李师傅一度跟着铸字机一起下了岗,可没想到自己退休之后,居然还会有人花钱请他出山,来复原这套老工艺。

“没想到还有人记着这门手艺”

驱车从市区出发,一个小时之后,记者来到了李师傅工作的车间,一头黑发,脸上斜挂着一副花镜,一身黑色的西服领口被一个别针固定在一起,李师傅说,这身衣服虽然旧,但好在是纯棉线的,铸字的时候,一旦高温铅液溅出来,不至于把衣服烧个窟窿。

李师傅一边说着一边调试着机器,阮同民站在旁边见习,顺便打打下手,他的身份有些特殊,既是李师傅的学徒也是他的老板。2013年,阮同民把李师傅请出了山,让他担任自己车间里的铸字师。

“你看看咱铸的字,没有一丝的误差。”李师傅说着,拿起了一个刚刚铸好的“传”字给记者看。李师傅说的“一丝”并不是虚指,而是铸字师间的行话,一丝就是一微米,要学成这门手艺,没个三四年的功夫下不来。

铅铸字其实是过去铅字印刷里的一环,铅块融化后,用铜模铸型形成一个个活字,经过排版之后就可以印刷。李师傅记得,自己年轻那会儿,铸字的工作不是谁都能干的,要先跟着师傅打两三年的下手,这期间师傅也不教你,全凭个人悟性,运气好的能钻研出来,一直学不会的就被淘汰了,那时候铸字算是三级工,虽说每个月的工资就十几块,但说出去也是半个文化人。

李师傅说,自己年轻的时候还印过报纸,那时候厂里效益好,印报纸的铅字用完之后,马上化掉再重新铸,为的就是提高效率,整个80年代,可以说是印刷厂最辉煌的一段时间。但好景不长,进入90年代后,铅字印刷逐渐被激光照排技术淘汰,作为产业链的一环,李师傅跟着铸字机一起下了岗,在随后的二十多年里,他再也没碰过铸字机。

“没想到自己退休了,还有人能记着这门手艺。”李师傅说,阮同民是他老领导的侄子,他们阮家三代都是干印刷的,到了小阮这一代,虽然铅字印刷厂干不下去了,但是小阮在青岛开了一家活字印刷的体验馆。过去的工业机器,成了一种摸得到的记忆,继续反哺着文化。

每天机器不停,3年用了30吨铅!

铸字难不难?阮同民跟着李师傅学铸字已经3年多了,手艺已经学得差不多了,但这些老机器的调试,还到不了李师傅那种驾轻就熟的境界。

“你看这台机器,这是咸阳铸字机厂出的,早停产了,连原来的厂子都改组了,费了好大劲才淘换到这机器的图纸,现在它的零件都是我找人定制的。”阮同民告诉记者,这些老机器大多是他在全国收来的,很多机器收回来的时候已经坏了,全靠他和李师傅两个人一起慢慢调试、慢慢修。

“这是个辛苦活儿。”李师傅目前是铸字车间里的主力,每天8个小时一直坐在机器前,不停地铸字,一天能用掉200多公斤的铅块儿,过去的3年多,李师傅他们一共用掉了30多吨的铅。

要铸字,能坐得住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还要手巧、眼睛准,虽说铸字靠的是机器,但是操作机器的师傅要拿捏好铅块和字模间的距离,掌握好压力,这样铸出来的字才能没有毛边。

李师傅和阮同民一起调试机器

“传承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李师傅今年64岁了,每天住在车间里,除了吃饭睡觉,剩下的就是铸字,偶尔听听收音机或是出去遛个弯就算是休息。李师傅的老家不在青岛,如今岁数大了,家里人放心不下他一个人在青岛,总是劝他回家,但李师傅觉得自己学得这么手艺还有用,总还想着尽点力。

“传承比什么都重要。”作为这一项目的发起人,阮同民告诉记者,他把自己的活字印刷体验馆取名叫做“时光印记”,他希望虽然日子每天都在过,但有些东西能够被人记住。

“我是闻着油墨味儿长大的,你见过铅字印刷的文字么?跟我们现在看的书不一样,铅字印刷的制品摸上去会有凹凸感,那就是文字的痕迹。”阮同民说,经常会有家长带着孩子来他的体验馆,同样是一首孩子会背的唐诗,当用铅字印刷的方式印下来,让孩子拿到手里,这种心灵上的震撼,是其他形式给不了的。

泱泱华夏,从甲骨到竹简再到今天的纸张,文字的载体变了,但国人对于文字的感情并没有消退,人们已经不用毛笔字来交流了,但这并不影响大家去欣赏书法,阮同民觉得,或许有一天,铅字印刷也会被当做一种文化、一种艺术被更多的人接受,尽管可能性并不大,但只要还有这个希望,他和李师傅的坚持就是值得的。

铸字之前,李师傅从6000多个字模中挑选出所要制造的字。

字模是按偏旁排的,对铸字师来说每一个字的构成要熟悉。

铸字的第一个步骤——将字模放进铸字机的卡槽里。

启动铸字机器,一边观看一边给机器上油。

铅字就一个接一个地铸造出来了,李师傅说这台机器每分钟可以铸13个字。

铸完一个字后,李师傅去找下一个,这套模具也是个老物件,旁边的标注已经看不清了,要时不时地用刷子清理下。

不同字号的字模存放在箱子里,一箱字模有6000多个字。

铅字铸造完成后,李师傅观察字模是否有毛刺儿。

虽然是老板,但是一有时间阮同民就会来车间,帮助李师傅分担下工作。

李师傅铸字这台机器也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了,没想到退休之后,还能继续为人民服务。

责任编辑: 海闻

祠堂 雄梅镇 海光寺立交桥 上衫乡 韩城市
沙洲县 志仲镇 高云山乡 祁连乡 鑫鹏花园